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邮箱登录
用户: 密码:

【专家观点】于川信:构建一体化的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

来源:军民融合项目促进中心        发布时间:2017-11-09 17:17        阅读次数:    选择字号:T|T

党的十九大报告将军民融合发展纳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内容,强调坚持富国和强军相统一,强化统一领导和顶层设计、改革创新和重大项目落实,形成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格局,构建一体化的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全面贯彻十九大精神,必须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军民融合发展道路,加强党的集中统一领导,服从服务强国强军历史进程,以构建一体化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为目标和主线,努力开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新时代。

国家战略是为维护和增进国家利益、实现国家目标而综合发展、合理配置和有效运用国家资源和力量的总体方略。国家战略能力,是运用战略资源和手段实现战略目的的能力。新时代我国的国家战略目标,就是在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实现伟大梦想,必须推进伟大事业。推进伟大事业,必须进行全局谋划。纲举而目张。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就是新时代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之“纲”,战略明确途径,能力提供支撑。一体化的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是将军民融合的理念和要求贯彻于国家总体建设的全领域全过程,在国家总体战略、国家安全战略、国家发展战略,科教兴国战略、人才强国战略、创新驱动战略、乡村振兴战略、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可持续发展战略、军民融合发展战略,以及军事战略、海洋强国、网络强国战略等各个国家战略层次、各个领域上打破军民壁垒隔阂,大幅提升国家在重大科技创新、先进工业制造、战略新兴领域、军事实力和战争潜力、维护国家安全、国际战略博弈等方面的战略能力,实现军民两大体系规划统筹、进程同步、力量共享、要素融合、政策协同、制度兼容,实现国家总体建设目标的有机衔接,实现途径上军民密切协同,手段建设上军民一体交融,在强国强军的伟大进程中最大程度凝聚军民建设合力。

习主席着眼国家安全和发展的战略全局,将军民融合发展有机纳入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方略的重要内容,充分把握我国军民融合发展的阶段性特征,适时提出“构建一体化的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的重大命题,并将其作为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重要标志,既充分反映了我们党和国家对军民融合发展本质要求的深刻认识,也是战略思维和顶层设计方法在军民融合发展中的充分体现。

军民融合发展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期七大国家战略之一,目前已进入体系推进、跨越发展的新阶段。随着战略实施向纵深推进,必须坚持正确的方法论,增强顶层设计和实践推动的整体性、关联性和集成性,推动各类战略体系和能力协同共振、有机融合,形成强大推进合力。

增强整体性,强化战略统筹。构建一体化的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是从富国和强军两大事业的维度,强化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在军民纵向建设体系之间的横向协调,形成协同效力,实现国家总体目标。为此,必须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充分发挥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把加强和完善党的集中统一领导作为根本保障。需要从国家治理体系和总体战略的高度,围绕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贯彻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和新形势下军事战略方针,按照纵向一体贯通、横向配套衔接的要求,依据国家发展和国家安全两条主线,区分总体战略、领域战略、区域空间战略和发展方式战略等不同类别和不同层级,统筹军用与民用、供给和需求、基础与应用、体系和要素等多重关系,区分“战略-能力-要素”的不同层级,科学确定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的总体结构、主要功能及相互关系,把相关各类子系统、力量、要素联成一张“大网”,构建具有复杂矩阵结构形态的一体化的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确保国家整体建设的有机协调、全面推进。

增强关联性,促进军地协同。体系是由多个系统相互连接所形成的“系统之系统”。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是由多项战略和能力的子系统、多个结构要素、多个层次相互关联、相互影响、互动作用构成的有机整体。构建一体化的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需要在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的总体框架下,研究各个领域各个环节军民相互影响的内在机理、作用条件、客观规律,增强各战略和能力之间的相互依存性和双向互动性。为此,要充分发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等跨军地、跨部门高层统筹统管机构的重要作用,推动军地各领域各部门各层级在战略制定、战略实施和能力建设中的统筹协调,军民同心协力构建“发展和安全兼顾,富国和强军相统一”的命运共同体,“利国利军利民相统一”的利益共同体,以及“共同参与、密切协作、开拓创新”的责任共同体,实现国家发展战略与国家安全战略紧密衔接,经济建设与国防建设同步设计、同步落实、同步推进。

增强集成性,优化力量结构。构建一体化的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作为一项举国工程、系统工程,横跨经济、社会、军事、科教等诸多领域,贯通国家、行业、区域等多个层级,涉及军地双方多维资源和力量的统筹调配与使用,其本质是要打破军民“自成体系、独立运行”的二元分离结构,对两大建设体系进行综合集成和整体优化,将要素、力量进行主动优化、选择搭配,相互之间以更为合理的结构形式结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更加符合国家战略需求,整体功能更加强大,且优势互补,运行协调匹配的新结构、新体系。重点形成三大类型结构:一是形成互为依托,充分融入型结构。例如,对于比较典型的军民通用性活动,军队不自建体系,能力形成主要依托地方;国家的核应急救援等力量也可依托军队有关力量建立,等等。二是军民结合、分层优化型结构。按照不同能力生成过程中军民通用性和特殊要求性的差异,遵循应融则融、能融尽融的原则,确定差异化的军民结构比重。三是基础一体,军民协同的结构。对于军地双向需求都很强劲,各有建设力量,需要整合军内资源与军外资源,形成建设合力的,通过推动各类技术、人才、知识、资本、设施、信息和管理等要素的军民交融渗透和一体共用,构建军民统一的产业基础、科技基础、设施基础、人才基础和信息基础,打造军民“公共资源池”,实现军民一体两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