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邮箱登录
用户: 密码:

从兵器行业协同创新实践谈国防科技协同创新机制的建立

来源:经济(装备)动员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7-11-10 10:29        阅读次数:    选择字号:T|T

1.国防科技协同创新的内涵和范畴

国防科技协同创新是全面落实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和军民融合发展战略的重要举措,对于深化国防科技工业体制改革、健全国防科技工业创新体系具有重要作用。体现了对科技创新内在发展规律的尊重,对提高国防科技工业自主创新能力具有重要意义。

国防科技协同创新的主体是指国防和军队的科研院所、院校、军工集团,以及地方军工企业。这是我国自建国以来近70年,历经几代领导人的努力,逐步构建的一个门类齐全、相对完整的国防科技创新体系,覆盖了陆、海、空、火箭、战略支援等各种部队所需的特种装备的研发、制造、试验、验证的科技创新资源。

国防科技协同创新体系是不断优化、升级、演进的过程,应具有创新性、开放性、协同性,以国防科技发展战略为依据,有效激发创新主体活力,合理配置创新资源形成创新能力要素。在相关政策、文化、市场和金融等创新环境下,使得协同创新要素达到最优,实现特种装备军民融合协同创新发展。

2.兵器行业国防科技协同创新的实践分析

2.1现状与做法

兵装集团大力实施创新驱动战略,坚持创新引领发展,大力提升军民品科研与产业协同创新能力,继续保持了快速健康发展。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4733亿元,利润总额305亿元,科技投入总量达到158亿元,占比5.2%,新产品贡献率达50%,专利保有量继续位居央企前列。兵装集团始终坚持“内外结合,开放协同”,积极在国家重大战略需求、国民经济热点领域和国家安全关键领域谋篇布局,着力构建开放型协同创新体系。

一是加大科技投入力度,协同创新成果不断涌现。“十二五”期间,累计投入597.4亿元,科技投入占比超过5%,其中研发投入占比2.5%,成功研制了一批高性能特种装备。二是构建完善开放型创新体系,科技创新平台建设取得新成效。在军品领域,建设了以研究院为顶层,重点企业研发中心和专业研究所为骨干,社会优势科研力量为支撑的创新体系。目前拥有2个国家级重点实验室、1个国家工程中心、1个国防重点实验室、3个国防创新中心。12个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创新平台的作用不断发挥和突显。三是大力强化协同创新,产学研用合作不断深化,全方位、多层次的产学研合作基本形成。兵装集团与40余所高校开展产学研用合作,共建30余家联合研发机构;与南京理工大学联合成立了兵器技术中心,推动了新一代特种装备的科研工作;与国防科技大学共建制导技术联合研发中心,开发了系列化产品;与北京理工大学建立含能材料制备技术中心,支撑了产品研制;与清华大学、北京科技大学、钢研总院合作,推动兵器先进工艺与材料研究及成果转化。四是集聚全球资源,大力开展实施国际协同研究。紧抓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机遇,有效利用和优化配置国际科技合作资源,协同推进战略互信、经贸合作,与俄罗斯技术国家集团、以色列Compass公司等世界知名企业集团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主导产业国际化布局进一步加快。五是不断改革完善协同创新体制机制,创新活力动力进一步激发。制定了推动集团公司科技创新发展的三十条意见,从协同创新制度建设、平台建设、项目建设,到激励、资金、文化等多个方面全面推动协同创新。

兵装集团长安汽车高度重视协同创新工作,坚持全球化视野,充分整合利用全球优势资源,建立起了全球协同研发网络,实现了全球24小时不间断开发和“五国九地”全球资源信息共享的创新格局。主要做法有:一是搭建资源整合的全球协同架构体系。建立“客户为尊,市场先导”的三层级自主创新组织,搭建“各有侧重、集成整合”的全球协同研发布局。二是建立了系统完善的协同管理机制。建立与国际接轨的产品开发流程;推进强矩阵项目管理模式;建立了完善有效的科技创新激励和评价机制。三是实施开放共赢的创新合作机制。建立了以企业为主体、向前延伸至政府、向后延伸至市场的“政产学研用”协同模式。四是打造全球人才聚集成长平台。目前拥有国家级千人计划、万人计划均位居汽车企业第一。五是建立知识产权管理保护机制。确立了主动防御的知识产权战略。被认定为国家首批“知识产权示范企业”。六是建立协同创新的信息化支撑机制。不断完善CAD/CAE/CAM/PDM技术为核心的数字化设计开发平台,能同时支撑20个整车、整机项目全球24小时不间断协同开发。

 2.2典型案例

兵装集团以国防科技工业创新中心为载体,深入推进国防科技协同创新。国防科技工业弹药自动装药、难变形材料挤压成形中心充分整合技术依托单位与应用依托单位的产学研资源,加强优势互补和产学研协同,完善组织管理与成果共享机制,促进人才、资源、信息、技术等创新要素的深度合作,推动战略协同、资源协同、组织协同、知识协同,实现基础性、工程化、产业化等多层次协同创新,取得了明显的成效。

(1)典型案例1:国防科技工业弹药自动装药创新中心工作与成效。

该中心技术依托单位由兵装集团58所承担,理事单位31家,涵盖兵器、航天、船舶、核等行业领域,是成员单位最多、行业覆盖面最广的中心。联合开展各类科研项目33项,推出了一大批成套先进装药工艺与装备,在国内外建设百余条生产线,出口多个国家,科研经费累计近8亿元,支撑了数十项重点型号研制;获近30项国家与省部级科技奖励和50余项国防专利,专利成果拥有量和建设并投产应用的生产线数量居国内行业第一。

(2)典型案例2:国防科技工业难变形材料挤压成形创新中心工作与成效。

该中心技术依托单位由兵器装备59所牵头,联合航天、航空、船舶、高校、民口院所等科研生产单位,进行联合集智攻关,已承担国防基础科研、国家自然基金等各类科研项目22项,获经费1.83亿元,难变形材料精密挤压成形技术研究与创新处于国内领先水平;研究成果已得到广泛应用,获授权国家专利26项,发表SCI论文48篇、EI论文16篇。

 2.3主要经验

一是注重体制机制协同,为中心高效运行提供基础。努力打破不同类型成员单位体制机制差异造成的障碍,积极构建资源集成、技术集成、产业集成的协同创新体系,形成了技术共享、信息共享、人才共享的协同创新机制。二是注重技术研发协同,为特种装备发展提供保障。始终注重发挥科技创新骨干单位作用,充分利用“产学研用”联合体的优势资源,注重工艺与装备技术的融合发展,注重依托单位与成员单位的集智攻关,形成了群策群力、优势互补、协同创新的发展格局。三是注重成果转化协同,为行业整体进步提供支撑。认真贯彻落实国家和国防科工局关于大力推动创新成果转化的要求,积极探索符合行业发展现状的成果协同转化模式,通过技术依托单位工程化研究,成果在应用依托单位示范验证,形成相对成熟的成套生产工艺后以市场的方式向全行业进行推广转化,成效显著。四是注重不同行业创新中心协同,为技术融合发展提供纽带。弹药装药中心联合固体推进剂装药中心开展技术协同工作,将兵器双螺杆挤出装药技术应用于航天固体推进剂的装药制造。联合火炸药企业探索实现火炸药制备与装药的一体化制造模式。五是注重平台资源协同,为资源高效利用提供条件。积极贯彻落实国防科工局科研设施开放共享的要求,实现科研仪器设备的合理配置,装药中心制定并发布了《中心科研仪器设备共享制度》,17家成员单位提供了130余套军工仪器设备设施的开放共享,极大提高了创新资源的高效利用。

3.制约国防科技协同创新的矛盾和问题

国防科技协同创新是履行“支撑国防军队建设、推动科学技术进步、服务经济社会发展”三项职责的必然要求,但科技协同创新引领“三项职责”的作用还未充分发挥,制约创新的矛盾和问题依然存在。

一是基础性创新与产品创新不协同。我国国防科技工业基础先天薄弱,长期实行“任务带技术”的发展模式,主要通过型号任务带动基础研究工作,对基础研究投入严重不足,近些年,国家加大了支持与建设力度,装备经费与基础研究经费持续增长,但是基础研究占科研投入比重仍然偏低,远落后于发达国家20%~25%的水平,关键技术储备难以满足特种装备发展的需求,影响了发展后劲。

二是资源共享存在障碍。近年来国家对军工行业的大量投资建设,我们很多单位拥有了较为先进的科研仪器、设备设施。这些资源设备的利用率还有很多可以提升的空间,不仅没有实现对民口和跨集团的开放共享,可能集团内部的成员单位都无法实现有效共享。同时目前各军工集团成员单位之间的信息交互手段和研发工具不协同,军地网络、集团之间网络也不能很好的衔接,缺少统一、能互联互通的交互平台。

三是需求信息渠道不畅通。目前国防科技需求信息发布难以充分适应特种装备建设和科学技术迅猛发展的形势。需求信息发布范围仍然相对较窄,缺失有效发布平台,有关创新主体难以获取需求信息,导致自主创新活动失去方向指引,形成了行业信息闭塞、集团信息闭塞等现象。尤其是对军用特种基础产品、基础特种材料、关键电子元器件等单位的信息发布少,需求对接少,往往仅仅局限于内部配套,一方面需求单位苦于找不到合适的供应单位,另外一方面技术和产品持有单位也了解不到集团与行业外的迫切需求。同时也容易导致国家重复投资、重复建设。

四是政策制度不协调。军地政策、部委之间政策不协同,同一政策制定部门的政策相互矛盾制约现象也仍然存在。其中影响军工单位推动科技创新发展的主要包括人才流动政策、科技投入与利润考核政策、激励与工资总额控制等方面,制约了科技创新协同发展。

五是军民标准体系不统一。现阶段,我国的军用标准体系非常复杂,军民用标准存在差异,影响了国防科技创新的统筹协调发展,特别是军民通用特性很强的技术在进行军用标准研究、制定和修订的过程中,优势互补和相互促进的局面。以信息化建设领域为例,各有关方面相对独立的发展各自标准体系的现象比较普遍,信息化互联互通难以实现。前段时间,国家与军委启动了军民标准通用化工程,拟打破因为标准而导致的无法协同的现状,这方面建议还应加大工作力度,大力推进。

4.新形势下建立国防科技协同创新机制的建议

新形势下国防科技协同创新运行机制要坚持创新引领、灵活高效、开放共享、合作共赢的发展原则,构建以国防重点实验室和国防学科重点实验室为龙头,以国防创新中心为骨干,以国防企业技术中心为基础,以军民融合关键技术创新战略联盟为补充的创新体系。到2020年,基本建立适应创新驱动发展的科研生产体系和制度环境,推动形成全要素、多领域、高效益的军民科技深度融合发展的新格局,着力把国防科技工业建设成国家科技创新高地。创新主体充满活力,创新资源优化配置,创新治理更加科学,创新链条有机衔接,创新效率大幅提高,基本扭转关键技术和基础产品受制于人的局面,自主创新能力持续增强,为建设中国特色先进国防科技工业体系提供强大动力。

(1)建立优化信息发布和共享机制。采取合适的方式扩大需求信息发布范围,完善工业领域和军方的交流机制,建立单位之间、行业之间、军兵种之间、武器系统之间和技术领域之间的信息交流共享和需求对接制度,建立统一的信息资源发布与需求对接平台(如全军武器装备采购信息网),向社会公开征集供求信息,加大军工科研生产任务的信息开放度,提高国防科技协同创新效益。

(2)完善加强基础研究投入的机制。当前国防科技工业仍然面临着制约发展的重大科技问题,自主创新能力不高,需要在基础科学前沿领域实现原创性突破,在战略高技术领域实现重点跨越。针对高新技术特种装备科研生产中的深层次问题,需要加大基础理论与基础技术的投资和研究力度,突破制约性的重大科技问题。

(3)完善信息网络安全标准,解决协同创新平台建设的瓶颈。以基于网络的协同创新、基于模型的制造为特征,探索建立跨领域、跨专业、跨企业的特种装备产品协同创新平台,打破领域、集团的物理界限,修订现有网络平台的安全标准和通信协议,研究产品研发的新模式,推动计划、资源、信息、人和设备等的高度集成和协同,提升智能制造的水平和能力。目前复杂特种装备的研制生产本身就是跨领域、跨企业、跨专业的协同生产模式,涉及军队、国防工业部门、社会资源等方方面面,但现行的研制方式大多数仍是典型的串联模式,如我集团为航空配套的航炮,为船舶配套的舰炮,以及为航天配套的导弹战斗部等,目前的做法均是总体单位单方面向分系统单位下达研制任务书,分系统按照要求研制生产,总体单位虽也参与方案的论证、优化和修改,但无法改变被动、低效的现状。

(4)继续推动产学研深度融合。目前高校、国防科研院所和企业之间建立了不同的产学研合作平台,取得了一定效果,但还没有形成有效的创新资源共享和利益共享机制。产学研合作应以特种装备科研生产关键共性技术开发为目标,打破企业、高校、科研院所之间的界限,建立深入合作的协同创新平台,这种产学研的协同创新平台,各主体要有着共同目标和追求,能够把创新主体、创新要素和创新环境有效结合,建立一种利益有机结合、市场融合、分工明确、风险共担的开放式合作机制。

(5)完善国防创新中心和重点实验室的发展渠道。国家重大项目、关键瓶颈攻关项目安排应优先向国防创新中心和重点实验室倾斜,在保障国家经费投入的基础上,发挥多方积极性,进一步吸收社会资金参加协同创新中心的建设与发展,完善国家与地方、企业联合共建机制,促进国防科技工业创新中心发展;加大企业建立国防重点试验室的力度。企业是创新的主体,当今世界500强的优秀企业,高度重视基础前沿技术研究,将其视为持续发展、做优做强的关键。将国防重点试验室设立在企业,加强产学研合作,有利于提高企业的原始创新能力,提升国防科技工业创新水平。

5.结束语

推进国防科技协同创新机制的建立,是深入落实军民融合深度发展专项行动计划的重要举措,我们将进一步解放思想、转变观念,鼓足干劲,扎实工作,在更高层次、更广范围、更深程度上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共同开创国防科技协同创新发展的新局面!

(作者单位: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科技与信息化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