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邮箱登录
用户: 密码:

牵住军事理论现代化的“牛鼻子”

来源:解放军报        发布时间:2017-12-26 11:13        阅读次数:    选择字号:T|T

面对新战争新战场,我们的军事理论不创新不行,创新慢了也不行,否则上一场战争的经验就有可能成为下一场战争的教训。

解开军事密码、揭开战争面纱,应高度关注改变战争规则的颠覆性技术,善于捕捉前沿性战略性技术发展的“奇点”“拐点”。

军事理论创新必须插上科技创新的翅膀,一方面警惕对方将技术突袭演变为战略突袭,另一方面要将我方比较优势转化为战争胜势。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同国家现代化进程相一致,全面推进军事理论现代化、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军事人员现代化、武器装备现代化”,视野宏阔、布局宏大、蓝图宏伟,吹响了向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全面进发的时代号令。军事理论现代化位列“四个现代化”之首,体现了我们党高度的理论自信和创新自觉,反映了强国强军对现代化军事理论的紧迫需求和现实需要,彰显了理论创新对其他各方面的重大先导作用和引领功能。

推进军事理论现代化是时代呼唤

全面推进军事理论现代化,是积极回应时代之声、满足实践之需、谋划打赢之道的战略举措,是建成世界一流军队的必由之路、必行之策、必然之举。

时代是思想之母,新时代呼唤军事理论现代化。这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能够产生理论的新时代,这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国防和军队建设也进入新时代。面对国家安全环境的深刻变化,面对强国强军的时代要求,必须走中国特色强军之路,全面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战略支撑。新时代,中国军队踏上重整行装再出发、重塑形态再发展、重构体系再布局的新征程,军事理论创新亟需增强谋态势、夺优势、造胜势的积极性主动性进取性,以一流的军事理论引领世界一流军队建设。

实践是理论之源,新实践孕育军事理论现代化。军事理论植根军事实践沃土,军事实践滋养军事理论创新。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强军实践极为厚重、极不平凡,政治建军实现固本开新,改革强军全面重塑再造,科技兴军谋取弯道超越,依法治军转变治军方式,练兵备战锻造胜战之师。同时,也面临许多新体制的新难题、新斗争的新问题、新使命的新课题,比如构建中国特色现代作战体系、继续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推进军事管理革命、构建一体化的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等,都需要从理论上解扣子、破难题、出实招,当好强军兴军实践的理论铺路石。

强敌是战法之砧,新战场倒逼军事理论现代化。军事科学是战争的科学,军事理论是对抗的理论。过去,我军创造了“十六字诀”“十大军事原则”“论持久战”“零敲牛皮糖”等一整套战略战术,指导我们以弱胜强、从胜利走向胜利。现在,战争形态加速演进,战场空间全维拓展,新概念战争、新军事理论层出不穷,美军甚至提出“一种理论指导一场战争、一场战争淘汰一种理论”。面对新战争新战场,我们的军事理论不创新不行,创新慢了也不行,否则上一场战争的经验就有可能成为下一场战争的教训。必须立起强敌参照,以敌为师、以敌为鉴,发展信息化智能化条件下新型人民战争战略战术。

机理是制胜之要,新技术牵引军事理论现代化。叶剑英元帅讲,现代战争打两门,第一打政治,第二打技术。信息化军队必然是科技密集型的军队,信息化战争必然是科技含量高的战争,依托上一代技术不可能揭示新一代战争制胜机理。解开军事密码、揭开战争面纱,必须从技术之变研判战争之变,从技术原理探索制胜机理,尤其应高度关注改变战争规则的颠覆性技术,善于捕捉前沿性战略性技术发展的“奇点”“拐点”,在拐点处实现弯道超越,在奇点上抢占战略制高点。

把握军事理论现代化的内涵要义

准确理解把握军事理论现代化的内涵要义,要坚持以习近平强军思想为指导,把握时代性、引领性、独特性要求,重点从以下四个方面着力:

推进军事战略理论现代化。军事战略科学准确,是最大的胜算。应注重研究军事战略重大问题,科学分析判断战略形势,研究确定战略方向和主要作战对象,创新战略指导思想和基本作战思想。不断创新军兵种发展等战略,形成上下衔接、系统配套、具有中国特色的军事战略体系,为我军未来发展和军事斗争准备提供科学牵引,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安全保障和战略支撑。

推进作战理论现代化。大力加强核心作战概念开发和自主创新,针对不同方向、不同战场、不同对手,实事求是地研究提出胜敌策、制胜招,形成一批能用管用好用的战法训法创新成果。作战理论创新不能上下一般粗,应注重细化实化具体化,形成战法训法支撑概念、军事力量运用基础概念等新的作战理论。

推进军事法治理论现代化。“凡兵,制必先定。制先定则士不乱,士不乱则刑乃明。”军队越是现代化,越是信息化,越是要法治化。适应新时代、新体制、新格局,需要搞好我军条令条例建设的整体性、前瞻性设计,特别是要加大对改革急用、作战急需的法规制度的研究力度,为尽快建立完善相关法规条令提供理论支撑。应区分工作职责权限和运行机制、作战指挥、建设管理等类别,推出新一代作战条令和共同条令及各专项条例,带动形成全要素集成、全领域覆盖、全层级贯通的现代化军事法规体系。

随着军事革命浪潮的风起云涌、军事技术的不断发展,军事学科发展既高度融合又高度分化,新的增长极、增长点不断涌现。应不断巩固基础学科、发展特色学科、培育新兴学科,瞄准战争形态、作战方式、作战空间和作战力量的新变化,积极发展新的学科领域和研究方向,构建独具我军特色、体现时代特征、充满发展活力的军事科学学科体系。

探索军事理论现代化的实现路径

党的十九大提出了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两步走的战略目标,军事理论现代化必须与国防和军队现代化进程相一致,创建与世界一流军队相匹配的军事理论。实现这一目标,须在四个创新上下功夫。

从战争中学习战争,注重学习消化借鉴创新。毛主席说:“一切带原则性的军事规律,或军事理论,都是前人或今人做的关于过去战争经验的总结。”从战争中学习战争,是我们的优势。现在由于我们长期处于和平环境,直接的战争经验较为匮乏。应在研究古今中外战史战例的基础上,加强研究包括美军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以及俄军的两次车臣战争、俄格冲突、克里米亚军事行动、叙利亚军事行动等现代战争,从中找出带规律性的认知,用以指导现实军事斗争准备。

从技术中探索机理,注重理论技术融合创新。技术决定战术,信息化战争技术比重越来越大,一定意义上技术甚至决定战略。军事理论创新必须插上科技创新的翅膀,走理技融合的路子,一方面警惕对方将技术突袭演变为战略突袭,另一方面要将我方比较优势转化为战争胜势,从前沿性、战略性、颠覆性技术入手,开展原创性、前瞻性、预置性理论探索,把握信息化战争战场空间透明化、指挥控制智能化、作战力量联合化、能量释放精确化的内在特质,探索“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制胜机理。

从实验中开发理论,注重用预实践孵化创新。军事理论研究需要定性与定量相结合,理论推导与技术验证相结合。推进我军新理论新概念创新,需要基于大数据、物联网、深度学习、仿真评估等先进手段,运用战争研讨、兵棋推演、作战仿真方法,培育既形似又神似的蓝军试验部队,打通战略方针—作战构想—作战样式—作战概念—实验平台—部队检验的创新链路,打造集战法库数据库模型库专家库于一体的新理论孵化器,提高理论的认可度、权威性。

从改革中寻求动力,注重完善机制激励创新。这次改革重塑了新型军事科研体系,创造了出思想、出成果、出人才的体制条件,释放改革红利、激发改革效能还需要推进“二次创新”。在政策制度上,需要结合智力投入特点,建立健全以增加知识价值为核心导向的评价激励机制,调动各类创新主体的积极性。在学术交流上,需要让更多的科研人员走出去,建立科研骨干与机关部队双向交流任职制度,深化与国际知名智库机制化合作。在环境营造上,提倡敢想敢说敢做精神,激发创新的勇气锐气朝气,营造鼓励成功、宽容失败、开放包容的创新氛围,构建良好的科研生态。

 

相关新闻